才子辜鸿铭(1857-1928)

蒋黎金     我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们同安曾出过一位才子叫辜鸿铭. 1857年, 辜鸿铭出生于马来亚槟城. 根据厦门日报报道, 他的祖籍乃今翔安新店浦尾村, 父亲在一橡胶园内担任司理. 英籍的橡胶园主布朗先生认辜鸿铭为义子. 13岁时, 带他到英国接受教育, 以优异的成绩荣获爱丁堡大学文学硕士学位. 接着他到德国莱比锡大学读土木工程, 获工程文凭. 之后又赴巴黎大学学法文. 1880年, 他学成回返槟城, 不久到新加坡海峡殖民地 政府任辅 政司. 在新加坡他与马建忠交往, 马建忠对中国文化学识渊博, 唤醒了他内心深处的中国情结, 三年后辞职回槟城老家, 开始补习中文, 学习中国文化.        1882年,他到香港去, 继续学习中文, 闭门苦读. 经过几年的认真学习钻研, 辜鸿铭进步神速, 中文已有很深的根基, 但还无法渗透深奥的古籍.       1885年, 辜鸿铭回去中国, 应邀入张之洞幕府, 担任洋文案, 深得器重. 1905年, 上海”黄浦浚治局”成立, 辜鸿铭被聘为督办, 在职三年. 宣统复辟时, 任外交部侍郎, 后擢左丞. 1910年1月, 清廷赏给进士, 同年,

热心公益的陈六使(1896-1972)

杨宝泉     提起民办南洋大学的倡议人,老一辈的人都知道是陈六使先生。     陈六使是同安人,出生于同安集美社的渔民家庭,兄弟七人中排行第六。19岁时南渡新加坡。1925年至1940年间,陈六使和他的兄长陈文确创立的益和树胶公司,业务突飞猛进,成为当时新加坡生胶加工第一线并制成各级树胶玄熏胶片,大批输往欧美等国。     陈六使身为海外华侨,从商之余,对当地社团兴革及民间慈善福利事业,慷慨捐输;对其祖籍国救亡救灾活动,更是义不容辞。1937年,陈先生接任新加坡树胶公会主席,积极响应当时的南侨筹账会,在各方支持下共募得义款129万元之多,支援中国抗日战争。        1941年,陈先生众望所归,出任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副会长,与其他领导人,负责策划战时民防,招募劳工修建飞机场,维持交通运输的协调任务。     新加坡沦陷后,益和树胶公司的业务停顿。战后,百业待兴,陈先生即恢复业务。50至60年代,树胶种植及加工生产,是马来亚(包括新加坡)历史上最繁盛时期。       1950年,陈六使被推选为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及新加坡福建会馆主席,慨捐30万元首倡赞助马来亚大学。1951年又募得叻币20余万元,捐充建筑防痨医院经费。此外,陈先生也以中华总商会名义,先后动用基金,分别捐助道南、爱同及崇福三校,并策划兴建和扩建光华学校和南洋女中等校舍与设备。        1953年,他倡办一所民间大学――南洋大学,并以身作则,认捐500万元即获新、马、印各地华社响应。福建会馆公决献地450英亩,作为建校校址。南大终于建竣,1956年3月15日举行开学典礼,1960年4月2日举行落成典礼暨第一届毕业生典礼。据史料记载,出席盛典的各地区各界嘉宾超过30万人,为新加坡开埠以来最大盛会。       1953年10月,以他为首的中华总商会,积极争取新加坡华侨成为公民的运动,获得成功。1957年,新加坡华校发生学潮,陈先生挺身而出,指出劳工阵线联合政府处理学潮失策,致使华侨中学发生“不愉快罢课事件”。       1965年,陈六使被选为同安会馆名誉主席,他鼓励乡亲,全力支持会馆扩建大厦计划,首先捐献建筑基金总数之10%作为倡导。     陈六使乡贤于1972年9月11日逝世,享寿76岁。当时,同安会馆致挽联,以示敬重。词曰:       “兴创学府,树业树人,期他日社会栋梁,出诸南大;    领袖群伦,立言立德,数今朝风云人物,还推六使。” 资料来源:中国《同安华侨志》、新加坡《联合早报》相关报导。

慈善家陈嘉庚先生(1874-1961)

杨宝泉     凡是老一辈的同安人,都知道陈嘉庚(甲庚)先生。     陈嘉庚,一位上世纪上半期最具影响力的先驱人物。他的生平事迹,老一辈耳熟能详。近10年来,一些有志于探索新加坡近代史的年轻人,正努力收集新加坡先驱人物的史料,包括陈嘉庚先生,这是可喜的现象。     陈嘉庚先生生在民族兴亡、外侵频仍的时代,身为华侨一份子,他不但关心其祖籍国――中国的抗日救亡运动,对当地的教育、文化及社会福利事业的贡献尤巨。时至今日,新加坡仍受惠于陈嘉庚先生在各方面的开创之功。     陈嘉庚在中国集美、厦门办学,也在同安创办医院。在新加坡更资助和兴办不少学校。“倾家兴学”的美誉,陈嘉庚当之无愧,这种坚韧不拔的精神,始终是陈先生一生奋斗不懈的动力。在辛亥革命活动中,陈先生走出了经商发家的小圈子,积极投入民主革命的行列。     陈嘉庚被誉为“爱国华侨”,更是新加坡工业先驱人物。据史料记载,1922年,陈嘉庚企业发展神迅,资产达1200万元,成为名震海内外的“橡胶大王”。1926年正是陈嘉庚事业的顶峰时期,其公司属下员工达3万人,共有148家分公司、办事处及销售店,分布于五大洲48个国家及地区。     据史料显示,陈嘉庚任人唯贤,除了华人之外洋人也不少。公司聘请多名化学工程师、机械工程师、园艺师、食品、砖瓦、制药、制革等技师,还特别聘请美国退伍陆军少将约翰爱德华,专门管理和发展美国树胶市场。陈嘉庚企业除了米、树胶主要业务,其工厂生产均采用先进工艺,产品种类繁多:车胎、胶带、黄梨罐头、饼干、雨衣、鞋子、帽子、塑胶玩具、肥皂、爽身粉、头痛粉及消食丸等。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举行开国大典,陈嘉庚以海外华侨首席代表身份赴会,备受礼仪与尊重。当时他持的护照是由英国殖民地总督金森签署,国籍是英籍殖民地公民。     陈嘉庚先生于1961年8月12日病逝于北京,安葬于集美“鳌园”,享寿87岁。     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国家图书馆于2008年7月18日举办《承前启后,继往开来:陈嘉庚与李光前展览》,介绍这两位知名人物之生平事迹,深受各界好评。 资料来源:中国《同安华侨志》、陈乃昌之《陈嘉庚先生的最后岁月》、《集美校主陈嘉庚先生》一文、新加坡《联合早报》相关报导。

为广东东莞奠基的陈傥

广东东莞目前是一个很繁华的城镇, 到处工厂林立, 有世界工厂之称; 但万万没想到开基祖竟然是一位叫做陈傥的同安人. 2003年,东莞一位退休中学老师在整理陈姓族谱时, 发现他们是一个名叫陈傥的后代. 根据族谱里的记载, 陈傥乃来自福建省同安县的义井村. 陈傥在宋朝的时候被派到广东惠州做官, 离现在大约有800多年.  退休后,他带着三个老婆,六个儿子,沿东江旅游来到东莞,他觉得那里风俗淳朴, 山明水秀,就定居下来,没有回去福建. 东莞现在有六个陈姓的村落. 这6个村落目前居住着1万多名陈傥的后代, 从这些村外出的,也大概有近万人. 近年来, 每年都会有一批批东莞的陈姓族人纷纷到同安来寻根. 但义井村到底在那里呢? 厦门已经重新划分区域,同安县并没有义井这个地方. 其实, 他指的是今翔安的姑井村, 以前叫义井村. 这些东莞的陈姓族人非常的热心,他们捐献巨资重建姑井宗祠, 重建工程完成时, 在4/2/2007举行隆重的落成庆典. 东莞宗亲组团200余人回祖籍参典祭祖, 海峡导报 以 “800年前,我们的祖宗在厦门” 作了专题报告.  资料来源:海峡导报 Mr. Chen Tang Dongguan is now a bustling town with factories everywhere, giving it its name as the world’s factory. It is surprising that

爱乡爱亲爱社区之先贤 – 孙炳炎

余经仁 孙炳炎(1912年—2002年),同安孙厝村人,14岁从家乡南来新加坡,从当学徒开始,后来奋斗成为本地著名企业家。从1965年到2001年间,他一直担任同安会馆主席,对我会馆有巨大贡献。             孙炳炎1912出生于同安孙厝村,早年在家乡的乐安小学接受教育。14岁时,他随母亲与兄妹四人,南来新加坡与父亲团聚。最初,他在杂货店当学徒之后分别在酒铺和文流公司当店员和书记。工余,孙炳炎努力进修,既勤阅读,也学习英文、马来文和管理账目。        20岁时,他决心成立公司,他与两个哥哥,合资开设木材公司,公司取名“森林”,意思是希望经营的木材能像森林一样多。       由于亲兄弟一起打拼,公司两年里就取得了盈利。这时,三兄弟决定各立门户发展,孙炳炎选择继续经营木材业。那时候(上世纪30年代中期),世界性经济危机正巧过去,各地经济建设和工商业恢复,孙炳炎配合时机,凭着刻苦勤奋的精神,加上经营得法,公司业务蒸蒸日上。接着,他进一步扩大业务,兼经营水泥等建筑材料。二战爆发前夕,水泥业务已经有相当的规模。        二战结束后,百业待兴,遭受破坏的新加坡家园更有待重建,建筑业自是成为主要行业,孙炳炎趁这个良机,把钢铁、五金等业务也包括在内,加速了公司的发展。随后公司也从芽笼的店面移到市中心。       1952年,孙炳炎把事业扩充到马来亚,在吉隆坡和槟城设立办事处,之后,他又继续扩大版图,在关丹、怡保、峇株巴辖和马六甲设立分公司。       1957年,他的业务再扩大到矿业和拆船业,1960年也在香港建立公司。       1963年,森林公司上市成为企业集团,孙炳炎自任董事主席,这之后,公司业务更是多元化,除原有的木材外,还进军金融、房地产、采矿和种植等行业,海内外分公司多达19家。森林集团在那个时代,也成为了新马两地家喻户晓的商号。       1988年,孙炳炎把业务交给下一代后,自己从工作岗位上光荣退下,从此安享晚年,含饴弄孙,一直到逝世为止。       孙炳炎生前也积极参与各个社团,包括中华总商会、怡和轩俱乐部、孙氏公会、福建会馆、中华游泳会、中华医院等担任会长,而在同安会馆,他曾连任36年的会馆主席,任职期间,除了继续推动公益事业,他努力把我会馆推向国际化,他当时发起主催国际学术研讨会,也倡议世界同安联谊会,并在新加坡设立永久秘书处,使得我会馆在国际闻名。        孙炳炎乐施好善,也秉承同安人对教育事业的重视、热诚和关心,其中关怀家乡的启蒙学校——乐安学校,更是不遗余力。       乐安学校是同安先贤陈嘉庚1920年在同安所创办的学校,1948年孙炳炎接手,并亲任董事长。       1956年,孙炳炎回乡时,见到学校师生人员增加,相对的校舍却异常简陋,回国后,他立即费心思展开筹款,结果共筹得8万元,给学校增建一座二层楼校舍。             1961年,他又捐献6万元,扩建一所幼儿园。       1985年,孙炳炎继续筹款40万元,连同当地政府的拨款,建成孙厝中学(后易名为乐安中学),使得孙厝的教育事业,拥有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到高中的完整体系。       1991年,孙炳炎集资200万元,创立“孙炳炎教育基金”,长期资助当地的教育工作,包括修建校舍、奖励优秀教师和学生、赞助教师出外学习和交流等等。       孙炳炎在2002年辞世,享年90岁。 后人的回忆       “先父显然是受到先贤陈嘉庚的影响,所以,向来就急公好义,唯恐落他人之后。”      孙炳炎的四子孙聚得在忆起亡父生前的事迹时,对父亲生前热心公益的精神道出缘由。他说:“父亲在世时,曾在怡和轩俱乐部与陈嘉庚共事过,陈老在抗战、赈灾或参与慈善事务上,给他太多的启示,所以,当他在事业有成时,也以陈老为榜样,一心要为乡为民,为教育为慈善多做点事。      “所以,尽管他老人家在晚年事业走下坡时,他捐献在慈善公益教育的数目,也一直与他的资产不成比例。也就是说,他收入少少,却还坚持捐出多多。       孙聚得也透露,他父亲在生前,对于朋友是属于那种“海派”的性格,只要在餐馆碰到熟人同来用餐时,他都会悄悄地为他买单,不愿让别人破费。      “他慷于他人,但对自己却是十分节俭,一生不做无谓的浪费。这也是他向陈老学习的。”       “对于我们子女,他也是这样对待。记得我们求学时,他从来就不给我们太多的零用钱,他的用意,就是要我们学习勤俭的美德,不要忘根忘本。       “先父生前的教诲,好像做人要有忠义,不走歪门邪道,都含有深深的儒家思想,对我们这些晚辈,可以说是受用不尽。”     回忆幼时的时光,孙聚得说,他最难忘的是,每个周末,父亲总会带同一家人到游泳会游泳,或者是到樟宜海边野餐,享受天伦之乐,而他们兄弟姐妹,一样享受到手足亲情的乐趣。       “总之,他就是这么一个伟大、了不起和慈祥的父亲。”               在儿子的心目中是这样,在孙儿的眼中,又是怎样呢?         孙炳炎的孙子正毅和芷凌两兄妹在忆起祖父时就说:“阿公生前为人,最重视关爱与分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