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理事戴文雪刊登联合早报文章

同等对待本地中西医      2017年3月16日 戴文雪 随着人口老化,我国需要医疗照顾的人口日益增多,可是由于本地医疗人员极度短缺,因此供需不平衡造成种种瓶颈问题,如医院床位不足、诊疗所排长龙、医疗费上涨等。这已引起广大国人关注。 有人建议我国或许应该开拓西医以外的其他医药方式,来协助解决眼前医疗人员与设施不足等问题。我个人相信,中医是解决此难题的良方之一。 《联合早报》3月13日报道,余仁生集团总裁余义明吁请政府和社会同等对待中西医药,包括在法令管制和政府医药津贴上,让中医药和西医药受到同等管制,也让国人享有同样的津贴。 我十分认同余先生的主张。一般人认为,本地中医的地位一直给人非主流的印象。在我认识的本地中医师当中,有不少是中年半路出家去掌心中医的,过后又献身慈善事业,做义工累积足够的初中经验后,才自己出来开诊所行医。 当然,其中有不少是抱着从事副业的心态,在业余时间去一些慈善机构济世救人。他们大多是心存慈悲,想为社会做些事的有心人。然而在这过程中,我没听说过政府给予他们什么倦的帮助。 这一群为数不小的合格本地中医师,其实都是新加坡稀有的医疗人才。跃然他们的素质参差不齐,偶尔会有一些害群之马,但这不应该影响政府的社会对他们的评价。 中医西医,只要能治好病,成本又低廉,就是我国急切需要的医疗资源。因此,我希望政府考虑如何善用这些现有社会资源,并系统化地把我国的中医和西医结合起来,唯有这样才能落实中西医一同改善病患护理成效的愿景。 我有几个建议:首先,政府应该以身作则,带头承认合格中医师开的病假单。既然政府允许中医看病,却不承认他天的病假单,这是说不过去的。其次,安排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医毕业生,到政府综合诊疗所实习,并给予他们合理的待遇。不少优秀的年轻中医毕业生因找不到工作机会,或待遇过低而中途转行,这是国家人才的浪费与损失。第三,将中医诊所纳入政府的社保援助计划(CHAS)。目前牙医都已纳入这个制度,若能包括中医,会令更多贫困国人受益。 据我所知,西方国家如德国、美国、澳大利亚等,早已接纳中医的针灸疗法,也尝试将它纳入西医体系内。令人欣慰的是,我国政府目前也承认和允许合格西医采用针灸疗法。这应是中西医互相配合改善患者护理的第一步。 恳争希望政府能平等对待与肯定我们的中医人才。唯有通过肯定他们的医术,才能创造更多的医疗工作机会及提高他们的工作待遇。若能做到上述几点,我们的中医药行业不但能延续、生存,甚至在未来达到百花争艳的境界。

转载理事戴文雪刊登联合早报文章

盼政府正视中小企业诉求    2017年2月1日 戴文雪 世界经济步入2017年后,局势确实变得变幻莫测。美国选后政治大洗牌所造成的局势动荡、中国经济增长缓慢、原油价格下跌等不确定因素,为今年的国际经济发展蒙上一层浓浓的阴影。 在新加坡,我们刚在2015年举国欢庆建国50周年,当时全国洋溢着幸福欢乐的气氛。步入2017年,新加坡企业开始收拾起心情,迎战即将到来的经济下滑。 根据新加坡会计师协会在2016年3月15日公布的数据,本地约有44%的中小企业对今年的经济展望表示悲观,主要原因是中小企业必须面对经济转型后所带来的经营压力,如薪金、租金等商业成本不断上涨,以及人力短缺等问题。他们也因而感到不安。 《联合早报》今年1月5日报道,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主导的中小企业委员会,针对2017年财政蝥案提出建议,希望政府能踏实地协助中小企业渡过经济放缓周期时的难关。 在我认识的中小企业业者当中,有不少是担心不断上升的运作成本,现甚于公司生意量的增减。虽然日前贸工部发布消息,去年经济增长1.8%,但在商场上,不会有太多人会认为2017年是好年头。与油汽、海事行业有关的企业,陷入水深火热者为数不少。此外,物流、建造等业者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 因此,中小企业界都希望政府能正视工商联合总会的中小企业委员会所提出的五方面需要:降低成本、提供融资、推动创新、提高生产力和走向国际化。 在这些建议中,最为重要与紧急的是协助企业降低运作成本。在这一方面,建屋发展局与裕廊集团或许可以思考,如何通过调整租金与帮助陷入困境的企业。裕廊集团也可以考虑以较长的的厂房使用期,降低中小企业主的长期折旧成本。据我所知,过去中小企业在申请延长厂房使用期时,往往可拿到30年,如今裕廊集团只给20年,少了三分之一。换句话说,企业厂房成本增加了三分之一。 此外,陆路交通管理局也可以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例如商业用车的拥车证已上升到四五万元价位、通往工业区高速公路的收费有增无减,这些都对中小企业构成相当沉重的成本压力。 在音色激烈的国际环境里,不改变就要被淘汰。因此,经济转型是我国政府目前的重要政策方向。这是因为我国过去50年在经济上取得的成功,并不能保证我们未来还是能生存得那么好。经济转型与中小企业的命运是连成一体的,政商唯有对彼此利害关系达成共识,国家经济转型才会取得突破与成功。 当前世界各国的经济疲软,这肯定会给我们的企业带来巨大的压力。但正如财政部长王瑞杰在去年公布财政预算案时所说:“我们不应该被悲观情绪主导,更不该让(悲观的)期望成为现实。” 殷切希望政府能在这困难的时期,向中小企业伸出援手。

寻美食 系乡情

我会馆乡亲庄庆良经营的肉骨茶摊贩,11月转移到女皇镇营业,吸引了一批老饕乡亲相约共用午餐,通过美食一叙乡情。  53岁的庄庆良,因为申请到杜生区的组屋,举家从蔡厝港迁移。就在他住家隔街的杜生庄(Skyville@Dawson)第85座组屋,新开的食阁正好有摊位出租,为了交通上的方便,他放弃在武吉巴督的摊位,转移阵地而战。  咱老乡的肉骨茶,拥有浓浓的家乡风味,汤甜味美,自从开业以来,就吸引食客闻风而至,以致天天生意兴隆,顾客盈门。  在我会馆福利股长蒋援朝的号召下,一批理事会员不甘寂寞,12月15日也相约来到食阁,借品尝美食联络乡情。这批食客包括文教股长余经仁、理事戴文雪、蒋黎金、查账林友赏、会员杨宝泉与蒋海君。  有乡亲登门捧场,庄庆良烹煮起来格外起劲,除了肉骨茶,还加插芋头猪脚,一时美味纷呈,让大家吃得津津有味,拍手称好,没一下子,桌面上的美食就全部一扫而空,只剩杯盘狼藉一片。  庄庆良说,他的拿手好菜,还有咱家乡的封肉、薄饼等等,改日乡亲们有空,他愿意再亲自下厨,让大家大饱口福。听得大伙儿都垂涎欲滴,兴奋不已,期待这一天赶快到来。  在询及为何会烹煮肉骨茶时,庄庆良告诉《同安网站》说,咱们家乡的菜肴,一向就有卤味这一道,例如卤猪肉、十全等等,他从小在家看着看着,也就学得一招半式。20多年前移居新加坡后,自己加以摸索改良,也就成了本地人喜爱与熟悉的肉骨茶。  庄庆良是在1985年来新,在这里当建筑工,三年后期满回乡,不过,1993年重返新加坡定居,当时,建筑业情况不好,2000年时他干脆转换跑道,改行卖肉骨茶。  “10多年来,我以卖肉骨茶维生,现在,我更乐于把家乡的卤味发扬光大!”  让庄庆良欣慰的是,依靠卖肉骨茶,他养活一家人,也把两个儿子栽培成材,他们都在南洋理工大学毕业,长子日昆是工程师,次子成武则是会计师。两人品学兼优,求学时都是我会馆奖学金的得奖人。  庄庆良乡亲的肉骨茶是庆祥记,每天上午8时开档到晚上9时,逢星期一休息,欢迎乡亲们前往支持光顾,享受咱们家乡味的餐食。  庄庆良手机是97728629。   (余经仁稿于2016年12月底 蒋海君摄影) 照片说明: 1 庄庆良在杜生庄经营的肉骨茶摊。2   庄庆良(站立者)以咱们家乡的肉骨茶招呼乡亲。左起余经仁、蒋援朝、杨宝泉、林友赏、蒋黎金与戴文雪。3 庄庆良的肉骨茶,有咱们浓浓的家乡风味。4 没一下子,桌面上的美食就全部一扫而空,只剩杯盘狼藉一片。5 庄庆良的长子日昆,在周末休息时,经常都到肉骨茶摊帮忙父母亲,精神十分可嘉。

喝咖啡—Coffee drinking

作者:林友赏 不久前,新加坡同安会馆与新加坡读书会发展协会联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生活讲座,由同安会馆副总务、资深咖啡从业员、 Fresh Cafe 创办人陈长(重)贺先生,主讲“醇香味浓话咖啡”。陈先生不但为济济一堂的来宾细说从头,讲解了咖啡的由来、分类,如何泡制出一杯好咖啡等等,更让出席者品尝了亚洲又醇又香又浓美的一等咖啡,令人回味无穷! 坦白说,我对咖啡所知不多,平时也很少喝咖啡。十多年前,我第一次随团到中国一游,整团有一百多人,第一晚入宿北京华北大饭店。隔天一大早,下楼到酒店的餐厅用早餐,只见人群激动、杂音沸腾,原来就将出游,早餐却还没有着落!有一名大汉大发雷霆:“没有早餐还可以等,现在竟然连咖啡都没有得喝!”“就是嘛!”另一人回应道:“新加坡人早上一定是要喝咖啡的!”第三个人紧跟着说:“早上不喝咖啡的不是新加坡人!”我当众目瞪口呆,原来在新加坡生活了几十年,我还不是新加坡人!!! 身为市井小民,在出席上述讲座之前,我从来没有喝过上等咖啡,只偶尔光顾咖啡店或小贩中心,也从来相安无事。一直到不久前,又光顾了一间咖啡店,用老祖宗的闽南语,向伙计叫了“咖啡一杯!”不想这位店小二来自中国,转达有误,咖啡店的掌柜甚为恼火,当众把他臭骂了一顿:“笑!一个人喝七杯咖啡……!” 笑:闽南语,疯也!(神经病!) 附: 咖啡小辞典: kopi-O 咖啡乌,有糖无奶kopi-O kosong 咖啡,无糖无奶kopi-C 咖啡加鲜奶,有糖Kopi-gao 浓咖啡,有糖有奶kopi-po 稀咖啡,有糖有奶kopi-xiu dai 咖啡,有奶少糖kopi-ka dai 咖啡,有奶多糖kopi-peng 咖啡加冰kopi-C kosong 咖啡,加鲜奶无糖kopi-kosong 咖啡加炼奶无糖

有眼不识福励 与君一席谈—A Talk with Mr Chew Hock Lay

作者:林友赏     我时常到同安会馆走动,“认识”现任同安会馆副总务蒋福励先生多年,但一直没有和他谈过话。至到近日参加同安会馆会员大会,不但有机会和他讲话,而且在会后聚餐时,承蒙他为我看相和指点迷津,令人受益匪浅。     过去时常看到蒋君登上会馆讲台,高歌数曲,在我的心目中他是一个很会唱歌的人,如此而已。后来拜读了会馆青年股股长林丽平小姐的大作,始知蒋君不但是出色的歌手、太极高手,而且还是一名会看相的德士师傅!     蒋君勤奋好学,懂得多种语言和方言,文凭、证书无数,从事各种文化活动多年,还曾和王沙、黄正经等名嘴合作过。这些年来,身为虔诚的佛教徒,他更热心于辅导的工作,助人无数,而且成效可观,令人不禁肃然起敬。     高人现身,机会难得,我一再要求,他终于乐意为我看相:我的面相不错,一对眉毛和鼻子适中,挡掉了不少霉气;从嘴型则看得出我是“会说话”的人。我的女儿与我的关系不错,她将来会知恩图报,照顾我的晚年生活。我的问题是为人严肃,不容易与人亲近,而且有一点自卑、过度执着。他又一再引用净空大师的名言:看破、放下、随缘,为我指点迷津!这是我第一次给人看相,身为老庄的信徒,七早八早就已退休的我,必须坦白承认我并非完全同意他的高见,而且以上所述,若有任何地方与蒋君的原意有差异,都是我个人的失误。     这次有机会与蒋君一席谈,才深深的体会到过去“有眼不识福励”。如果我也像他如此多才多艺,这些年来生活肯定多姿多彩;假如我也像他懂得多种语言,今天也肯定不会如此落魄!其实有眼不识福励者,又何止我一人?听说有人对蒋君出任会馆的副总务不以为然,理由是他只是一名德士司机!自食其力,靠驾德士为生,光明正大!见不得人吗?据我所知德士师傅之中,不少是卧龙藏虎,蒋君更非等闲之辈!更何况他是经由会员大会选出,众望所归,义务出任高职,理应给予全力支持!不过,个人认为他虽然才能兼备,但可能比较低调,喜欢默默耕耘,不看重名气,这一切原本都是美德,可惜的是身为一名社团的中坚份子,此等作风却显得不合时宜,难以显现领导才能,以致偶尔被一些人误以为是平庸之徒,而不能全力舒展才气和号召力!平心而论,此时此地,在社团搞活动,身份、地位、名望、财富……等等,没有高人一等,不少人懒得理你,要不然就是对你敷衍了事,其实这早已是见怪不怪的人之常情。但若不幸果真因为如此而流失、埋没人才,那就太可惜了。

组屋区生活—HDB Life

作者:林友赏     今日的新加坡,人们大多数住在组屋区里,到处是一栋栋的高楼,家家户户都有水电供应。人们共用水龙头洗衣、冲凉,点燃煤油灯照亮陋屋一角的情景,早已远去。     宽阔的马路取代了乡间弯弯曲曲的小路,马路旁组屋建得密密麻麻,和私人公寓不同的是,人人都可以随意进入,保安情况一般良好。     和独立前相比,穷人减少了,居民一般上是新加坡公民。这些年来,涌入了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新客。人们一般上的收入增加了,物价却暴涨了许许多多倍。     家家户户一出门一入门,就马上关门,一些人变得有钱,但欠缺的是同情心和睦邻精神。养宠物狗是一些人的时尚,鸡声早已成了绝响。人们“自由”往来:许多人(包括在下)对老邻居所知有限,甚至是一无所知!人们出钱出力,创办自己的学校这等“傻事”,几乎都由政府包办了。     只要你有地方,种种花,没问题,种菜则是居民委员会的独家本领,养猪养鸡嘛,就别提了。和过去不同的是如今一般的人家,不用等到过年、过节,才有鸡肉吃,吃鸡饭早已是等闲事了。     人们崇尚各种信仰,有些民间习俗走向商业化,生机勃勃;有些则没落了。一有歌台上演,还可以看到人山人海的场面;看街戏的人,则寥寥无几。只要你花费得起,不用等到春节期间,天天都可以穿新衣服。燃放爆竹这等玩意儿,在被严禁了多年之后,如今已“放宽”了尺度:春节期间,牛车水的一个重头戏,就是燃放爆竹!     居民多以华语、英语、方言问候、交谈。方言绝处逢生,还有一定的“市场”,其亲切感,仍不减当年!     一般人都精打细算:多子多孙多福,敢敢生!天生天养的年代,早已是陈年往事!       “野孩子”很少,关起门来自个儿玩的孩子很多。孩童早已和高科技成了好朋友。在水沟边、草丛间、泥地上……,玩得不亦乐乎的宝宝难得一见……。 如今时过境迁,有人欢呼今日不同往日!有人感叹今日不如往日!

闲谈薄饼

余经仁         在新加坡,薄饼是大家熟悉和喜爱的小吃,这里大多数的小贩中心,都有售卖薄饼的摊位。本地好些餐馆,甚至把薄饼列进菜单,可见它受欢迎的程度。         薄饼是咱们同安人所发明,经久传下,已经成为福建人著名的一道美食,包薄饼和吃薄饼,也是福建人的传统习俗。不过,对比起本地和同安的薄饼,两者显然有很大的差别。         我们新加坡的薄饼,馅料可以多达十几种,它有包菜、豆干、红萝卜、四季豆、沙葛、蒜仔、腊肠、虾肉、豆芽、三层肉和香菜等等,另外还有佐料如甜酱、花生酥、辣椒酱和蒜酱。         至于同安的薄饼,馅料相对的就少许多,它主要是豆干、红萝卜、四季豆、沙葛、筍、芹菜、蒜仔与三层肉,这些馅料只干炒,而最大的特色,是裹以香喷喷的糯米饭(俗称油饭)。         这种包糯米饭的正宗同安薄饼,在新加坡,似乎已消失无踪。幸好,我会馆会员黄完女士就擅煮各种同安小吃,包括同安薄饼在内,这不但让我们有机会见识正宗的同安薄饼,也无需千里迢迢远赴家乡,就可以吃到这道美食。         黄女士生于同安、长于同安,1993年时前来新加坡。         据她说,她自幼时,就跟着母亲学烹饪,结果学得一手好厨艺。移民来新后,她也把厨艺“随身”一起带来。         黄女士是我会馆总务沈武平乡贤的夫人,平时也随武平参加会馆各项活动,为此,她经常就弄几道同安美食,招待乡亲和朋友,让大家吃得津津有味,享尽口福。          《联合晚报》美食记者许瑞霞曾品尝过黄女士烹煮的同安薄饼,对这道美食留下深刻印象。         她说,同安的薄饼馅料显然较少,以干炒的方式呈现,特别芳香。         她最欣赏的是夹裹着糯米饭这样的配搭。         她说:“薄饼与糯米饭的配搭十分独特,口感很好,另外,它有极大饱足感,一卷吃下后,基本上就填满肚子了。”         顺带得一提的是,烹煮薄饼,不论是本地或同安的,准备起来,十分费劲和考功夫,一是需要采办各种馅材,而且需要切得细、切得薄,如果不够细薄,口感就差了,本地的薄饼,更要慢火焖煮多个小时。         所以,当有一天你受福建人邀约吃薄饼时,那你就知道,你在主人心目中的地位,是最尊贵的上上宾,因为只有贵宾,才会受邀吃薄饼的礼遇。 左上图为:黄完女士烹煮同安薄饼,招待朋友品尝。 右下图为:同安薄饼馅料,左起薄饼皮(顺时钟)、油饭、三层肉、豆芽和薄饼菜。

同安薄饼

蒋黎金        薄饼是同安的美食, 饼皮很薄而且很柔韧, 油而不腻, 美味可口。每当农历新年,三 月节,清明节时同安人便有吃薄饼的习俗。       同安薄饼特别之处是除了菜肴, 还包有糯米饭, 这主要是令人吃了会饱, 同时可用糯米粘住薄饼皮的接口, 使里面的菜肴不易掉落         据说薄饼是同安人发明的。 相传在明朝的时候,同安人蔡复一(1577-1625)出任湖广军务总督,时常整日批阅公文,忙得整天没时间吃饭。 蔡夫人很担心,若长此下去,丈夫的身体一定会饿坏,于是她便想出个办法,用面皮包着菜肴,蔡总督便可右手握笔,左手拿着薄饼,边吃边写,这样就不会妨碍他办公事。 后来吃薄饼就逐渐流传开来,更成为闽南的家常菜了。 每当过年过节,家家户户便兴起吃薄饼的习惯, 大家围坐一起,用面皮包着各种菜肴,自包自吃,表示全家美满团圆的意思。                               Tongan Popiah (Spring Roll) Chiang Lay Kim Popiah is a Tongan delicacy. The texture of the skin is thin, soft and

甘榜生活—Kampong Life

作者:林友赏     时光回流到五、六十年前,新加坡人大多数住在甘榜里,到处都是亚答屋、木屋,除了少数人家有水电供应之外,人们共用水龙头洗衣、冲凉,点燃煤油灯照亮陋屋一角。     乡间小路弯弯曲曲,木屋却建得密密麻麻,除了水神、火神,连“马打、大狗”都不敢随意深入。 当年穷人多,有许多是过番南来的新客。人们一般上收入很少,没有的是钱,有的是同情心、睦邻精神。人们出钱出力,创办自己的学校、庙宇。     白天不必关门,鸡犬之声相闻,人们自由往来。     只要你有地方,要养猪养鸡、种花种菜,没有人会阻止你!     人们崇尚民间习俗、信仰。一有街戏上演,人山人海。     居民多以方言、家乡话问候、交谈,其间偶尔参杂几个马来字。时常听到的一句话是“我们唐人……。”     一般人不懂得精打细算,多子多孙多福,敢敢生!天生天养!     “野孩子”很多,关起门来自个儿玩的孩子很少。没有电动玩具,没有电脑,甚至没有电视(机),男孩子在水沟边、草丛间、泥地上……,玩得不亦乐乎!女孩子玩跳绳子、拾石子 (five-stones)……。     如今时过境迁,有人欢呼今日不同往日!有人感叹今日不如往日! 注: 甘榜 :乡村 马打 :警员 大狗 :警长

一位宽宏大量的长者 —-忆李木源乡贤

蒋黎金 李木源先生生于1945年7月29日,2015年8月29日逝世,享年70岁。 他生前在佛教居士林服务了50多年,担任林长长达40余年。  他的死讯,媒体(电视台,电台,报章)都有详细的报道,我国总理李显龙先生也到他的灵前吊祭。火化后,据报道在他的骨灰里找到了百余粒的舍利子。 据说李木源先生早在1989年就得了晚期癌症,医生判断他只有六个月的寿命,但他没看医生,没吃药,也没有作任何治疗,只在居士林当义工,不拿报酬,一心念佛,六个月时间到了,李木源居然还活着,而且身体一天比一天好,经过检验,发现他的癌细胞已消失。 记得2004年居士林进行扩建,住在对面太平洋大厦的一位名人投诉建筑噪音扰人。当时我在国家环境局工作,我查看了记录,发现工地所发出的声音并没有超出所允许的限制,但李先生马上通知承包商,每日要等这位名人上班后才可开工;后来这位名人做出更无理和过分的投诉,指责居士林夜间诵经干扰了当地清静的环境;李先生怕我为难,马上在念经閣里装上冷气和隔音设备,这样念经的声音就不会干扰到邻居。由此可见李先生真是宽宏大量,处处为人着想。  阅读了理事会9月份的会议记录,我才知道原来李先生也是我们同安人,同时也是会馆一位资深的会员。安息吧,李木源乡贤。  The Remembrance of a Magnanimous Elder, Kindred Lee Bock Guan  Chiang Lay Kim Mr. Lee Bock Guan was born on 29 July 1945 and passed away on 29 August 2015 at the age of 70. He served at the Singapore Buddhist Lodge for over 50 years and h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