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身设计艺术浸淫华洋文化-同安会馆大厦设计人及名誉主席陈树仁

曾到过同安会馆的人,相信会对矗立在繁忙的丝丝街上的11层楼会馆大厦留下印象。那些常往会馆走动的人,是否注意到这栋于1984年竣工的大厦,底层电梯等候处有一柱梁? 这柱梁其实述说着会馆的建筑历史。     同安会馆大厦的前身,是一栋三层楼建筑,于1931年购得,当时的楼面面积只到目前电梯等候处。及后以当时的孙炳炎主席为首的会馆领导人,买下会馆毗邻的咖啡店,会馆大厦楼面得以进一步扩充,也就是包括了目前的会馆办事处、会议室和会客厅的面积。而电梯等候处的柱梁,就是替增加的楼面加固而建的。          而负责同安会馆大厦建筑设计的,正是目前的产业股股长陈树仁。树仁的父亲陈大江是会馆大厦赞助人之一。当时从英国修毕建筑设计、学成归国的树仁,负起了会馆大厦的绘测设计。     树仁说,扩建会馆,经费吃紧是最大挑战。由于兴建大厦的500万元,是大家募捐而来的,一分一毫都得省着用。另一个让树仁搅尽脑汁的地方,是如何将会馆原址和咖啡店楼面妥善衔接起来,也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电梯等待处,楼梯和厕所等共用设施的部分。而礼堂采取两层楼高设计,就是要带出堂皇壮观的气派。          树仁一向予人温文尔雅的印象。学贯中西的他,和会馆财政张子杰有着类似的学习背景,两人都是华中校友,都曾负笈英国。两人也都是在英国期间,认识他们的太太。不同的是,树仁的太太原籍澳洲,是个洋人,两人于1968年在英国结婚,这在当时保守的社会算是十分罕见。 不过,这段跨种族、跨文化、跨地域的姻缘,却历久弥新,令人羡慕。2006年,国家博物馆为夫妻情坚的两人摄制了七分钟的短片*,于摄影展廊播放,让人们了解本地华人早期生活的面貌。     如今进入半退休状态的树仁,闲时喜欢画画、游泳。早期他还亲手为父母亲,用加固水泥制作了半身雕塑。雕塑如今还摆放在树仁家中。孝顺之情不言而喻。 *短片是永久展品的一部分,目前仍在国家博物馆二楼展厅放映。 Mixing design art with oriental and western cultures For people who have visited Tung Ann District Guild, the 11-storey Tung Ann Association Building on the busy Cecil Street may come to mind. The building

遨游书海与笨蛋投资法—已故会馆副主席蔡良乾

在同安会馆,爱书、爱文字、爱写作的人很多,文教股股长蔡良乾便是其中一位。 要找他并不难, 每个星期有那么两三天, 你可以在国家图书馆或百胜楼一带,看到他的踪影。 除了到书店找朋友聊天, 他也找创作资料。 其实,专注于东南亚华人研究的良乾,家里有不少相关的书籍。     不过, 如果以为良乾只懂得往文字和书堆钻, 那就大错特错了。     出生于印尼的他,早年是南洋商报的政治与财经记者。 33岁那一年,他获得了共和联邦秘书处奖学金,负笈英国修读财经新闻学。 1977年,他加入海峡时报协助推出双语版。 双语版的概念是由当时的总理李光耀倡议的,目的是确保优秀的传统价值观得以传承。 及后,良乾成为新加坡广播局(新传媒前身)新闻执行编辑。 他也曾担任香港亚洲周刊驻新加坡特派员。     拥有丰富的采访经验,他将自己的文稿结集起来,出版了《狮城采访》和《南洋采访》。     作为文字工作者,良乾有着一般人没有的、对人物性格的敏锐观察和刻划。现阶段,他致力于东南亚华人,特别是闽南人的历史研究,对象包括同安人如商人兼教育慈善家陈嘉庚、前复旦大学校长李登辉(非台湾前总统)等人。     退休后,良乾曾自组公司,从事翻译和剪报。他也在股票和房地产市场投资。套他自己的说法,他采取的是”傻瓜笨蛋投资法”,不要浪费太多时间看股市的起起落落,只需追随李氏基金所投资的上市公司, 结果没有让他失望。“这是因为我的岳父张振智毕生都在李光前的南益有限公司工作,没有打过另一分工。他对我说过:李光前经常交代:胶价越上涨就应该越卖出!价格越惨跌就越买进!” 良乾的投资组合包括:大东方控股、华侨银行、海峡商行、花莎尼、罗敏申、联合工程、维信等。     除了在股市有所斩获外,他在房地产投资上,收获也不小。他目前在荷兰村和政府大厦地铁站一带,拥有商店出租。       “傻瓜笨蛋投资法”果然一点也不笨蛋傻瓜。良乾从学术界跨越到投资领域,而且是在半百以后,印证了活到老、学到老这一句话,也让人看到他在学术和投资领域之间游走的潇洒姿态。(蔡良乾先生已故) 撰稿:林丽平 Reading with Pleasure and Adopting the Idiot Investment Strategy Within our association, there are many book

从小贩到作家—曾任会馆副文教股长

 “呜…”船来了。 当时只有14岁的杨宝泉(同安会馆副文教股长)跟随父亲登船, 将热腾腾的咖啡、茶、面包、饼干等卖给船员和乘客。 这是1952年的事。 当时正值朝鲜半岛内战。 支援南方的美国船只,载了军人前往朝鲜半岛,在新加坡短暂停留。 宝泉和父亲就当起了海上小贩, 也就是马来语中的Jaja。 海上小贩售卖日用品、文具、食物给船员, 因为顾客来自五湖四海,所以还得懂得换算不同国家的货币。他们可说是靠船吃饭的一群。 海上小贩工作辛苦, 一年后, 宝泉和父亲就换到陆地上工作,当起了流动小贩。         50年代的新加坡, 酬神戏还是挺盛行的。 有戏台的地方,就可以看到流动小贩的踪迹。宝泉和父亲当时就是在戏棚下,摆摊子售卖烤鱿鱼和豆干包。 不过, 对年仅15岁的宝泉来说, 那也是一段苦日子。 因为一连几天的酬神戏如果在乡间演出, 他就得在外过夜, 碰巧戏棚搭建在坟场旁,他就得与死人同眠, 还得忍受蚁兽蛇虫,刮风下雨, 一点也不好受。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一年。16岁那一年,宝泉开始同文字接触。 他进入了印务馆,从排字员做起,后来也做校对。 70年代, 宝泉进入《南洋商报》 ,除了排字校对, 也从事广告招徕。         1980年到2005年间, 宝泉不但创立了《金泉广告》 , 也做起饲养牛蛙的生意,并且在峇淡岛南部深海海域, 兴建“佳美韵”奎笼提供住宿和钓鱼服务。 这是他的事业高峰期。     其实, 生意归生意, 喜欢与文字为伍的宝泉,从没有忘记写作,写诗填词。 而宝泉与妻子鹣鲽情深 ,在妻子于2000年逝世后, 还特意为她出版了纪念专辑。  

会看成相的德士师傅—第39届副福利股长蒋福励

德士师傅不只把客人载到目的地,也得会看人,确保乘客路途愉快。     驾驶德士十年,65岁的同安会馆副总务蒋福励是这么看待德士师傅的工作的。客人上车后,他会问对方要走哪一条路到目的地, 并尝试同客人聊天,以打破隔阂, 确保客人旅途愉快。 不过, 他也必须懂得观颜察色。如果客人不愿开口,他就必须懂得在适当的时候保持静默。     驾驶德士之前, 福励在一家电脑公司当销售员。在那里,他学会了同顾客相处之道,并懂得如何应付难缠的顾客, 确保自己不会被脾气坏的顾客影响心情。     福励曾经接到一名顾客电召, 要从蔡厝港前往加东购物中心。 他依约前往载客,结果等了20分钟,一名妇女和她的女佣才出现。 他问妇女要走哪一条路到加东,对方说随便。结果他选择泛岛快速公路朝向巴耶礼巴的方向行驶,刚好那一天,途中经过好几个交通灯都得停下,结果抵达时,妇女用三字经怒骂他。然后她说要使用NETS还钱,结果是账目无法通过。最后妇女在怒骂声中把车门一甩,钱也没给就扬长而去。后来福励跟同行聊起,发现他们也碰到过这一名妇女,以同样的手段坐霸王车。     最近德士收费上涨, 福励就遇到过有顾客借故指他走错路,不愿还钱。 “我们无法选择搭客,所以得学习看破、放下、随缘。”信奉佛教的福励认为,千万别让压力影响心情,更别让上一名搭客的怨气,影响到下一名搭客。         福励记得入行不久,他载到一名孕妇,对方要去竹脚妇幼医院。上车不久,孕妇感觉阵痛,刚好这时有交警经过,福励急中生智,叫交警帮忙开路, 让孕妇很快抵达医院。就在妇女被人从德士转移到担架上时,宝宝也迫不及待降临,让福励至今难忘。     过去40年,福励每天从不间断、早上五点左右就开始练太极。 对他而言,作为德士师傅要保持健康需要自律。 他的秘诀很简单:吃饭时间吃饭,别憋尿。他说: “听起来似乎很简单,不过,一些同行有时为了多赚钱,忽略了健康。而身体状况不好,怎么能确保驾驶安全?”     除了打太极,福励也爱唱卡拉ok ,并喜欢在星期日到会馆唱歌。自1970年代就加入会馆和互助部, 福励有丰富的社团经验。对他而言,会馆要蓬勃发展,理事之间必须互相扶持,避免泼冷水。 就像驾驶德士,司机不只需要敬业乐业,也需要互相帮助。 The cabbie who reads faces This cabbie is not only a driver but

‘援助朝鲜’的男子—第39届福利股长蒋援朝

蒋先生是在1950年,朝鲜半岛发生内战的那一年, 在中国福建省同安县马巷的曾林村出世的。 就如所有新生儿一样, 他对自己的命运一无所知, 后来取名‘援朝’。     为他取名的,不是他的父亲, 而是一名驻扎在他家乡的解放军 。当天,该解放军经过他家门前,得知这宝宝还未取名,而看到一幅门联写着‘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就建议为他命名‘援朝’。      蒋援朝是同安会馆交际股副股长。他是在九岁那一年同家人移居新加坡。虽然名为援朝,但他却从未涉足朝鲜,而由于生意需要,他倒是曾前往南韩。         援朝是拥有悠久历史的东亚洋行的董事。其主要生意是经销多类机械及全套生产设备给各种制造业,如电缆制造业(包括光缆),塑胶业及纺织业等。公司分行遍及马来西亚、泰国、中国和印尼。日理万机,经常来往于东亚和东南亚,援朝面对的压力也不小。而他就是靠网络上的笑话给自己解压。     好些会员可能没见过援朝,但收过他的笑料电邮的会员应该不少。‘发电邮,对方可以在空闲时才看。那些不想收取电邮的朋友,可以回电邮通知我。’援朝说。      就象笑料电邮带给人欢乐,援朝脸上总是挂着令人舒畅的微笑。身为两个孪生姐妹和一个儿子的父亲,援朝的另一个解压方式,就是和家人一起健行。肯特岗、樟宜码头海边步行道、武吉知马山、乌敏岛仄爪哇、南部山脊、麦里芝蓄水池、双溪兀洛等自然保护区,都可以看到他的踪迹。        ‘健行不只帮忙舒解压力,也可以促进家庭凝聚力。况且,树木花草散发出来的氧气,叫人心旷神怡。’除了保健养生,援朝也喜欢观赏沿途的风景和动物,包括不知名的鸟儿,奇花异草,及参天古树,小动物如松鼠以及不经意遇见的大蜥蜴。      在时间许可时,援朝尽力参与会馆活动。虽然深知会馆要吸引年轻人不容易,不过,援朝还是认为,应为正在求学的会员或其子女 ,开办由会馆津贴的补习班,以协助及改进他们的学业;从而吸引年轻会员来会馆聚首。长远来说,对吸收年轻会员加入会馆应该会有一定的帮助。‘真的不容易。我们需要热心的年轻人参加会馆活动。而我们也需要更多愿意对会馆作出贡献的会员。’ 援朝深有感触说。 The man ‘in aid of Korea’ This  Singaporean knew nothing about his fate when he was born to the Chiang family in Zenglin Village, Fujian province

无私奉献四分一世纪 林树南主席功成身退

文:余经仁   对林树南来说,过去20多年,尤其是当了主席职位之后的那10年,会馆几乎就是他的第二个家。   三不两天,有空没空,他一定会到会馆来,查询各项活动、书信往来、督促开支收入。至于主持会议、接待外宾,即使是学校学生来访,他都确保自己在场,从来没有缺席过。如果组团出访,不论近程远途,他同样不辞劳苦,亲自要领队担任团长。   林树南说:“同安会馆上世纪在老主席孙炳炎先贤的领导下,就已建立起名望,90年代后还获选为世界同安联谊会的永久秘书处,这个先辈们努力争取到的声誉得来不易,我们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所以,在接替主席一职后,我始终是战战兢兢,唯恐不能做好分内的工作,为此,再辛勤也要坚持。”     林树南今年7月在退下主席位后接受《同安网站》的访问时,说出了他这些年来在会馆勤奋工作的原因,也细诉了这段期间工作的苦与乐。   林树南是在1991年加入会馆理事会,从查账做起,之后受委为财政、副总务、副主席,到2005年时获推选为主席,随后连任四届,一直到今年7月理事会改选时,他以年事已高为由,决定退位让贤;林树南今年高龄81岁。   他透露,在担任主席期间,最让他欣慰满意的,是理好会馆的财务,也就是确保会馆的财政状况稳定,甚至是取得健康成长。   当他在1995年接手财政职务时,会馆的基金仅存数十万元,那时还要偿付会馆大厦的贷款,眼看就要出现危机。幸好,在勤俭持家的理念下,积蓄稳健增长,到今年年中时,会馆转成有多达上百万元的累积盈余,基金总数翻了四番,明显的是宽绰有余。   这个中的原因,主要是会馆大厦的楼房全数租出,给会馆带来可观的收益。当中,会馆又将资金选择存入高利息定期,从中又利上加利。  其次,则是上世纪末时,他发现税务局对会馆征收了原可扣税的开销费用,这是不合条例的。于是,他连同会计师提出上诉,最终成功索回了额外缴付的106万元税金。换言之,是替会馆“赚”了百万元。  能够从税务方面省下大笔税款,绝对要归功于林树南的专业。原来,林树南是自学簿记成功,后来更创立簿记公司,成为自己的事业,这让他对账目一事,格外细心敏锐,最后也让他给会馆立下汗马大功。    林树南也说,由于在会馆服务多年,加上当年孙老主席亲自牵引,他与各地老一辈的同安乡亲们都建立深厚交情,彼此惺惺相惜,互相尊重,这间接促使了同安乡会之间有更深的情谊。看着同安乡亲关系日益紧密,让他老怀特别告慰。   他说,去年12月会馆访问马国的巴生与吉胆岛,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因为他亲自带队出访,印尼同安互助基金会总会长魏耀坤乡亲也愿意带领基金会的理事一起同行。   “这使得这一次的访问,变成了新马印同乡会的大交流,意义深长非凡。”   同样地,因为“辈分”的关系,去年10月他率会馆组织的参访团回乡访问时,就受到厦门市、同安、翔安与集美各区的重视,获得高规格的接待,使得回乡之行,深具代表性,收获良多。   不过,随着年事渐高,他坦言,这些年来,开始力不从心,事事无法亲力亲为,结果许多应酬活动,都得托付副主席等人协助参与,最终让他萌生退意,希望急流勇退,这是让他感到最痛楚的一件事。   对于会馆事务,他表示,有人的地方,难免要有纷争是非,但是,身为领导,只要处事公允无私,不偏不袒,那基本上就能“化干戈为玉帛”,也无愧于人。   展望未来,林树南说:“会馆已经走上轨道,尤其是这些年来,陆续引进能人和年轻人,往后,会务相信会更上一层楼,而年轻化进程也会顺利延续下去,所以,我是可以放心交棒了。” 受委会馆会务咨询   另一方面,鉴于林树南对会馆贡献极大,也需要他留下继续给予指导,会馆新一届理事会在本月21日举行的理事复选会议上,一致推崇林树南担任会馆的会务咨询,这也是我会馆的第三位会务咨询,另两人是苏日里与王金榜乡长。我会馆另有一位郭令裕是荣誉会务咨询。林树南也是我会馆产业信托人。     (稿于2015年7月底) 图片说明: 1:今年7月会馆召开会员大会,林树南(中)主持大会。2:厦门市统战部长黄菱率团访问我会馆,林树南(左二)亲自出席接待。3:圣尼格拉小学学生今年5月来访,林树南一样到场接待,代表会馆接受学生赠礼。4:今年会馆举行新春团拜,林树南上台给醒狮送上红包。5:去年12月出访吉胆岛,林树南(右一)与魏耀坤(右二)同行,促成一次新马印同乡会的交流,左一二是五条港同安联谊会正副会长郭文进及苏记。6:同安世联会去年底在我会馆举行扩大会议,林树南(中)主持会议。7:林树南(左六)去年10月率团回乡参访,会见厦门市外侨办洪成宗主任(左七),获得高规格接待。

拥有国际观的叶鹏飞

余经仁   叶鹏飞两年前加入会馆时,会务咨询王金榜是最感欣慰的了。   他说:“我平常就在报纸上阅读他署名的评论和文章,他文字功力深厚,立论精辟独到,具有深广的国际观和敏锐的视角。他时常也引经据典,看得出他博览群书,学识丰富。   “我们能够把这样的人才引进会馆来,借助他的专业知识为会馆和乡亲服务,实在是咱们的福气!”   金榜乡长对鹏飞的这一番评语,没有太大夸张,48岁的鹏飞,工作25年,超过10年是派驻在海外,他有不同于一般人的经历。   原来,1990年大学历史系荣誉班毕业后,鹏飞的第一份差事,是在我国外交部的礼宾司。三年之后,他获得外交部遴选,赴日本参加外务省开办的日文课程,在东京学习了九个月。   回返新加坡后一年,他就派驻我国驻东京大使馆,出任二等秘书,长达三年。   1998年,他调回新加坡,在外交部负责中国事务。隔年,他弃官从笔,加入《联合早报》当新闻记者。一年后,他获派担任台北特派员,三年后又再调任北京,为期四年。2009年,他从海外回归新加坡报社,担任评论员至今;评论员职务相当于报社的主笔。   因此,这些年来,在职场上的磨练与阅历,加上通晓中英日三语,培养了鹏飞具有尖锐的洞察力和国际观,办起事情,更是先后有序,有条不紊。   鹏飞在接受《同安网站》的访问时表示,过去工作,忙忙碌碌,而且大半时间在国外,身不由主,现在基本上是稳定和安定下来,因此,想到做些事情,借以回馈国家社会。   “两年前,会馆正在物色乡亲,也就义不容辞报名加入,希望能为会馆出一点力,为乡亲谋福利。”   加入理事会后,鹏飞受委为文教干事。这两年,他参与好多工作,例如接待来访的圣尼格拉小学生,为学生讲述我们先辈从中国南来的事迹、负责撰写杰出会馆比赛的报告书、修饰会馆的常年会议报告书等等,都把事情处理得妥妥当当。此外,对于会馆对外的一些事务,他也能够以大局为重,提出有见地的看法与建议,给会馆提供了宝贵的咨询,贡献不少。   鹏飞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夫人是学校教师,两名女儿分别是17岁及15岁,也都有乃父的气质——品学兼优,好学不倦。长女叶瞳就读于莱佛士初级学院,幼女叶馨则在莱佛士女中,她们也都是会馆的奖学金得主,当中叶瞳还积极活跃于会馆的青年团活动。      (稿于2015年7月初) 照片说明: 1:圣尼格拉小学生今年5月到访我会馆,由叶鹏飞(正中)主持讲座,讲述我们先辈从中国南来的事迹。2:主持讲座后的“作业”时段,叶鹏飞与学生打成一片。3:叶鹏飞(右一)去年底参加我会馆主办的世界同安联谊会扩大会议,与另外两名年轻同人洪健凯(左)及陈汉栋合影。4:叶鹏飞一家人在东京度假,享受美好家庭生活。

林俊融要追随祖父的足迹

林俊融(左一)今年在会馆的新春团拜活动中,与青年股其他团员一起搞节目。      文:余经仁   对于28岁的年轻人来说,这个年龄,尤其是经商者,大部分估计都是置其他事于不管,专心力拼自己的事业,也就是不会太愿意去参加其他社会组织。   我会馆副康乐股长林俊融没有例外,不过,在忙于事业之际,他却多了一颗关怀之心和一分热情,愿意为乡亲服务。   四年前加入理事会,俊融从青年股干事开始,希望可以为会馆贡献一分力量。   他说:“幼年时候,我就随阿公到会馆参加各项活动,耳闻目染,我对会馆是再熟识不过了。”   俊融的阿公大家都很熟悉,他就是我们会馆的主席林树南。林主席自1991年起,就投入会馆服务,至今已24年。   “阿公半辈子为会馆服务,我也希望追随他的步伐。”俊融在受访时,道出了他加入会馆的原因。   他表示:“会馆人才济济,当中不乏有成功的商人,有机会与他们交流接触,对我们这些准备在商场发展的晚辈来说,无疑是好处多多,可以向他们学习,而最终是让我们受益。”   他举例说,他就曾与副主席张子杰有过一席谈,结果从中了解,商界是十分重视人际关系的。   “这一番话,我就铭记在心,往后,我肯定会在这方面加倍努力,建立更广泛的人脉。”   谈及在会馆领导康乐股,他坦言困难重重,这是因为这些年轻会员,都忙于职场或自己的事业,而在籍的学生,则又苦于应付学业,难以抽空,所以,要大家一起来活动,确实不简单。   还好,在另一位理事陈汉栋(副产业股长)的协助与推动下,青年股开始活跃起来。过去的新春团拜、中秋与勤学奖颁发活动,都是由青年股主动参与,负责策划节目,而且取得不俗的成绩。   过去一年,青年股也成功主办烧烤会、羽球赛,集体到圣淘沙的环球影城游玩,彼此之间已经建立了更好的联系与默契。接下,青年股会更积极参加宗乡总会的运动会。他相信假以时日,青年股会更加活跃,成为会馆的重要支柱,最终也培养出接班人。   他因此呼吁同安的年青乡亲踊跃加入青年股,一起来推动会馆的会务,改变一般人对会馆的错误印象,也就是会馆是老年人才来活动的场所。   他说:“会馆每年愿意拨出一定数额的预算,作为青年股的活动基金,所以,在财务上绝对没有问题,只怕你不来参与而已。”   另一方面,随着俊融加入会馆理事会,林家共有三代人一起为会馆服务,俊融的大伯父建和在会馆也服务多年,目前是担任副主席。林家三代人——父子伯侄祖孙热心献身精神,在会馆已传为佳话。   (稿于2015年6月初) 林俊融(中)与乡亲们相聚,希望从中学习更多人生经验,左起是会馆理事戴文雪、文教股长余经仁、老会员戴清铁和总务沈武平。(林丽平摄)

陈汉栋为寻根加入会馆

文:余经仁   像大部分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一样,陈汉栋对家乡事是一无所知。   “这确是无奈的事,”44岁的汉栋在接受《同安网站》的访问时感叹地说:“阿公辞世时,家父才13岁,他对家乡一知半解,到我这个第三代人,就更不用说了。还好,阿公的墓碑刻有同安的原籍,这让我知道我的根在同安。”   但是,只知道自己是同安人,对寻根意识强烈的汉栋并不满足,好一阵子,他一直努力在寻找各种途径,希望能够多接近家乡、认识家乡。   2009年那一年,汉栋偶然发现,同安会馆正筹备庆祝80周年会庆,这让他欣喜若狂,原来本地还有这么一个乡亲组织,于是,他马上单枪匹马,上门会馆报名加入成为会员,同时自我请缨上阵,要求参与会庆的筹备工作。   会馆一向是求才若渴,这回眼看有人愿意献身服务,真是求之不得,马上欣然接受。晚宴当晚,会馆还分配他负责接待的任务,让他有机会结识更多国内外的乡亲。   就这样,汉栋加入了会馆,会馆从此也增添了一个生力军,因为他当年年方39岁。  加入会馆后,在上一届的选举时,汉栋受邀加入理事会,并受委为交际股干事,到目前这一届,他则获选为副产业股长。   在会馆服务,让汉栋对家乡有了进一步的认识,而不时接待从家乡到访的来宾,也让他接近家乡,了解家乡的动向。   去年10月,汉栋随会馆组织的参访团回乡,更是实现了他多年来的愿望,终于有机会踏上家乡的土地,投入家乡的怀抱,能够亲睹阿公出生的家园,让他兴奋不已,至今难忘。          会馆还可以做许多事情     加入会馆这些年来,汉栋感觉,会馆还可以做许多事情。   他认为,会馆如果多搞些活动,那肯定会使它更添生气,最终也能够吸引更多乡亲加入会馆。  汉栋的这个想法,是累积自己的经验所得。原来。过去十多年,他就活跃于社区组织,他是芽笼士乃区公民咨询委员会委员,也是友诺士弯居民委员会主席。在居委里,他力推各种活动,当中的一项“慢步走”,近来每每吸引多达200人参与,是居民参与率最高的一个社区。   “慢步走”是带领区内的乐龄人士,每月一次,走访一个公园,然后到附近市场购物餐饮,它既鼓励老年人运动活跃、加强居民的凝聚力,也有机会通过出访,认识其他的选区社区。   也因为经常办活动,汉栋的这个居委,从之前的16名理事增加到53人,是全国最多理事的居委之一。   所以,在过去的两年,当汉栋发现会馆的青年团偏于沉静时,他立即主动挑起重任,协助推动,目的就是希望把它搞热起来。   汉栋看准会馆勤学奖得主的一批年轻人最有潜能,他认为,只要加以组织,他们在学习之余,肯定会参与会馆的活动。在他热心号召与推动下,这些年轻人过去一年,果然积极参与了新春团拜、中秋晚会和奖助学金颁发活动的策划工作,而且都把活动办得多姿多彩、有声有色,其他像烧烤会、运动项目等等,也开始呈现了热度。   汉栋透露:“现在,一些年轻人在活动之后会主动提问,那我们几时可以再相聚,可见他们已经心向会馆了!”   汉栋因此希望把“慢步走”也带进会馆,让同人会员一起活跃起来,至于年轻人,他盼望落实同安方面一再邀请的夏令营计划,让年轻人有机会回乡,多接触乡人,也实地了解家乡的人文地理、历史古迹与建设发展。   汉栋毕业于南洋理工大学电脑工程系,目前在一家电脑公司当高级客户经理。   (稿于2015年6月) 图说:1:陈汉栋(右一)在今年的新春团拜晚会上,粉墨登场,担任节目主持。2:陈汉栋(右)去年12月在我会馆主办的世联会扩大会议,于下榻的酒店迎接与会乡亲——澳大利亚闽南会馆会长洪绍平。3:陈汉栋(左四)回乡,在陈嘉庚纪念馆全神聆听导览员讲解先贤陈嘉庚的生平事迹。4:参观陈嘉庚纪念馆时,陈汉栋不禁要模仿馆中的蜡像,举拳威武一下。5:友诺士弯居民委員会2014年庆中秋,陈汉栋(左一)与国会议员花蒂玛副教授(左二)及居民同庆。6:陈汉栋(前排右一)带领友诺士弯居民参加慢步走活动,这个活动是由友诺士弯居委所主办,汉栋是居委主席。

如何辨别好咖啡?-第39届青年股长陈骏名

怎样才算是一杯好咖啡?问同安会馆青年股长陈骏名,你将得到详细的答案,甚至可以写成博士论文。     骏名的父亲陈长贺亦是会馆互助部主任,是咖啡业的前辈。由于母亲是挑选咖啡豆的工头,小时的陈长贺耳濡目染,认识不少和咖啡有关的事物。十多岁时,他为一家颇出名的咖啡商打工,做的是烤咖啡豆的工作,累积了一些年的经验后,加上勤奋好学,二十多岁时,他决定自立门户,并且得到老板的支持。     今天,陈长贺不只拥有自己的工厂,售卖咖啡豆和咖啡粉,也代理欧洲名牌咖啡冲泡机。骏名是他最小的儿子,不但对咖啡情有独钟,也愿意继承衣钵。谈起 咖啡,骏名眉飞色舞。虽然懂得不少和咖啡有关的知识,不过,他对咖啡的热爱,特别是鉴赏好咖啡,却是在2005年,他到澳洲上了咖啡师傅的课程后才开始 的。     骏名也是同安会馆青年股长。成为会馆理事后,他希望更多年轻人能加入会馆,他希望采取积极态度,招揽年轻会员成为理事。他深信,这个过程,不应该为理事会现有的结构所牵绊。 2007年对骏名来说,是很重要的一年,因为这一年的十月五日,他小登科了。在此又一次祝愿他婚姻生活美满。在他享受新婚生活的同时,也希望他完成学业上、更上一层楼的梦想。 -林丽平撰  What makes a cup of good coffee – Q&A with Jun Ming What makes a cup of good coffee? What makes a cup of good coffee? Pose this question to TADG’s Vice Honorary Secretary Mr Tan Tiong Hoo and expect to get answers so detailed you can